关灯
护眼
      温少缱觉得,自己这个儿子简直就是来坏他好事的,每次他刚想跟何故做点什么的时候,这小子就开始闹,着实是不可爱的很。

  这样想着的温少缱,在温小宝刚养好身体,变得健康的时候,趁着温小宝睡觉的功夫,把温小宝同胖球一起运到了温宅,交给温雪琢和温老夫人照顾,自己收拾东西,带着何故旅游去了。

  何故在飞机上的时候,想起儿子,还是觉得愧疚,同温少缱说:“我们这样,是不是不太好?”

  温少缱亲了亲何故的眼皮,笑说:“没什么不好的,就让爸妈照顾他一段时间,也省的爸妈三天两头往我们那儿跑。”

  何故安心了,开开心心的飞去了佛罗伦萨。

  佛罗伦萨这地方,何故之前来过,她喜欢这里的艺术气息,并不执着于景点,反而喜欢走在街头,看来来往往的人群,感受这里最真实的生活。

  温少缱说:“程橙从前跟我说,你喜欢旅游,去过很多地方。可是仔细想想,我们在一起这么久,这才是第一次出来旅游。”

  何故:“那九寨沟那次呢?不算吗?”

  温少缱刮了刮何故的鼻梁,说:“那次是你闹脾气,我去找你,算不上旅游。宝贝儿,这才是我们真正的,第一次旅游。”

  何故笑,随后又抱怨似的说:“程橙倒是什么都跟你说。”

  “是,很多关于你的事,都是她告诉我的。她对我的态度总是很恶劣。”温少缱说着,笑了一下,“但是她说起你的时候,总是很温柔。”

  何故:“在遇见你之前,我和程橙相依为命。现在,我有你,她有白熠,这就是最好的结果。”

  温少缱笑。恰好这时何故的手机响了。

  何故打开手机一看,是温老夫人打开的视频电话。

  接通了电话,何故看见温小宝泪眼婆娑的模样。

  何故笑:“小宝,怎么了?想妈妈了吗?”

  温小宝咿呀两声,眼泪巴巴的,看着特别可怜。

  温少缱凑过去,看着屏幕,说:“小宝,爸爸和妈妈出来玩两天,很快就回去了。你这段时间就跟爷爷奶奶住,好不好?”

  温小宝还不会说话,只能哼哼。温老夫人说:“你们就好好玩,小宝交给我和你爸,放心吧。”

  温少缱:“好嘞,谢谢妈。”

  温少缱说着就挂了电话。

  何故心有愧疚:“老公,小宝看起来好可怜。”

  温少缱目无表情:“那我呢?自从有了小宝,你都没好好陪过我,我就不可怜了吗?”

  何故纠结。

  温少缱将人搂进怀里,狠狠地亲了一口,说:“不许想他,想我。”

  何故很没骨气的点头。

  对不起啦小宝,你爸爸的美色诱惑,妈妈顶不住啊!

  何故凭借着自己上一次来佛罗伦萨时的记忆,不用导航,带着温少缱从圣母百花大教堂,逛到乌菲兹博物馆,中途还去了老桥,皮蒂宫,波波里花园。

  这么一遭逛下来,一天过去了,何故也累了,温少缱带着人回了酒店。

  何故一进门,蹬掉鞋子就往床上扑,瘫在床上一动不动。温少缱将何故脱下来的鞋摆好,走过去,问她:“饿不饿?要不要吃东西?”

  何故:“吃了一路了,有心无力。”

  “那去洗个澡再睡?”

  “不想动。”

  “那我给你洗?”

  “嗯。嗯?!”

  何故陡然睁开眼,麻溜的从床上爬起来,一个劲的摇头摆手:“不不不不不,不用了不用了,我自己来我自己来。”

  说完,何故不等温少缱做出反应就一头扎进浴室。

  温少缱看着他刚拿出来,放在床上的睡衣,有点好奇何故待会儿会不会叫他送进去。

  果然,何故洗完了澡,发现自己没拿睡衣,在反复纠结之后,终于还是屈服的将浴室门打开一条小缝,正准备叫温少缱,就发现那个男人正拿着她的睡衣,站在浴室门口。

  何故屈辱的开口:“睡衣给我。”

  温少缱做犹豫状,眼神戏谑的往浴室里扫了一眼,最终在何故脸红的情况下,将睡衣递了进去。

  何故拿着睡衣,脸红红的,不知道是羞还是气。

  好好一个人,怎么莫名其妙就学坏了呢?不正经!

  何故洗完澡吹完头发,重新扑到床上去的时候,整个人都懒意洋洋的。温少缱捏了捏她的脸,在何故的戒备的眼神下,洗澡去了。

  温少缱在浴室里洗澡,何故在外头胡思乱想。

  之前她怀孕,温少缱不能动她。后来生完了孩子,她又要做月子,又要养身体,条件不允许,温少缱也不敢放肆。好不容易她和小宝都好起来了吧,小宝就像装了感应雷达一样,温少缱一起心思,小宝就闹。

  这么一想,温少缱好像确实挺惨。

  何故在床上翻了个身,继续胡思乱想。

  可是,就温少缱那个德行,今天要是让他得逞,那她不得累死?但是如果不答应,迟早有这么一天的,能拖到几时呢?再说了,合法夫妻,这很正常,很正常。

  何故从床上坐起来,一脸严肃的对自己说:“嗯,对,这很正常。”

  “什么很正常?”

  温少缱擦着头发,从浴室里出来。

  美色当前,何故在心里更加坚定的说了一声:“很正常!”

  温少缱看着何故一脸严肃的样子,觉得有些可爱,坐过去,将毛巾递给何故。

  “帮我擦头发。”

  何故接过毛巾,面对面替温少缱擦头发。

  温少缱:“你刚刚说,什么很正常?”

  何故的脸色更加严肃,说:“没什么,就是逛了一天,累了,很正常。”

  擦完了头发,何故正琢磨着,该如何跟温少缱打个商量,不要太过分,温少缱“啪”的一声关了灯,抱着她,格外老实的说:“好了,睡觉吧。”

  何故有些发蒙,怎么跟她想的不一样?

  何故等了一会儿,只听见枕边人的呼吸越来越平稳,房间里越来越静。

  何故从温少缱怀里抬头,趁着从星星窗帘里漏进来的稀疏月色,小心翼翼的瞧着温少缱。

  睫毛好长,鼻子很挺,唇形很好看,适合接吻。

  何故正看着,温少缱忽然开口:“再看就不睡了。”

  何故脑子一热,脱口而出:“很正常。”

  温少缱睁开眼。

  何故说完就后悔,在温少缱怀里翻个身,想背对着温少缱继续睡觉。温少缱没能让她如愿。

  “原来是这个很正常,不是累了,嗯?”

  何故用手捂住脸。

  丢人。

  温少缱伏在她耳边笑,手指熟练的解开她的睡衣扣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