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根据楼钰儿的描述,菊花茶出摊要准备一个茶桶,一个木质抽屉箱子和若干大片荷叶。福喜不愧是街面上的霸王,人脉自是广阔,不出五日就置办好了东西。

    至于泡茶用的茉莉花,楼钰儿就在路边摘了,拾掇洗净后晒干了备用。

    一个雨后初晴的日子,楼钰儿的茶摊开张了。一大早,楼钰儿指挥着福喜挑着担子上了街,担子上一头是一个木质大桶,里面泡着早上现冲的茉莉花茶,另一边放着三层抽屉的箱子。第一层,楼钰儿准备用来收支的现金,第二层平铺了厚厚一摞荷叶,第三层最厚,放着一个装满茉莉花干的笸箩。

    靠着福喜的关照,楼钰儿挨着一家点心铺子前支了摊子,旁边还有两个摊子卖烧饼和野果的。

    “福喜哥,谢谢你帮我找了这么好的位置!哪,这是给你备着的,喝了吧。你有事先忙,我自己能行!“看着自己的小摊子,楼钰儿打心眼里开心,真心实意地向福喜道了谢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楼钰儿对福喜的印象大为改观,发现他虽然是个街混子,但胆大心细,很多事都替她想在了前面。于是也不由得庆幸起来,原主虽然身世可怜,但好歹有这么位好大哥照应着。以楼钰儿成年人的眼光,自然看得出福喜对原主有那么些意思,但在自己看来,他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,完全让他没有爱慕的念头。再考虑到福喜娘的感受,她总是对他敬爱有余,亲近不足。

    福喜得了楼钰儿专门给他备下的茶水,心里十分满意,又朝着旁边的几个摊铺老板托了个人情,请他们关照着点就自去忙了。

    虽是雨后初晴,太阳却十分火辣,不少人赶路途中并未带水。而楼钰儿的茶水卖得也不贵,1个铜板可以免费续杯,陆续就来了几个客人。

    虽不是什么名贵的茶,甚至是路边不起眼的小花冲泡而成。但这茶自有一股花香,而且经过晾晒后的茉莉花,从蜷缩卷曲的样子,慢慢在水中舒张漂浮,别具美感,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看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人多了,喝茶的也多了起来。楼钰儿又拿出了那个装满了茉莉花干的笸箩,甜声对大家说:“这就是泡茶用的茉莉花儿,原也不是多珍贵的东西,但是收集、采摘、洗净、晾晒,还是费了不少功夫。今儿初次摆摊,承蒙大家的支持,今儿所有东西都便宜卖。5文钱1两,2两8文,卖得越多,便宜越多!”

    听到楼钰儿的叫卖声,不少喝过茶的客人想着,不过几个铜板,买回家去给家里人一起尝尝鲜也好,就你一两他二两的买起来。

    不到中午,楼钰儿的茉莉干花就卖完了,足有一百六十多个铜板。茶桶里的茶水反倒是剩了不少,楼钰儿给附近摊铺老板每人分了一碗,之后美滋滋地收拾东西回了家去。

    “楼钰儿!今儿第一次出摊,怎么样?”回家后不多时,福喜就满头是汗地跑了来,有些期待又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楼钰儿转身走向床头,捧出一个陶罐,从里面掏了大把的铜板出来放在桌上说:”你看呢!“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楼钰儿,可真有你的!”福喜见了眼睛一亮,这可着实比他料想得好太多。

    楼钰儿将今天出摊的见闻事无巨细地同他说了一遍,这分享的感觉着实美妙,就好像重新经历了一次成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