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  春寒料峭,银白色的曙光渐渐显出绯红。

  光线昏暗的屋室内,沈幽幽定定坐在梳妆台前,借着忽明忽暗的烛火,盯着铜镜中的自己发呆。

  这张稚嫩的脸庞,对她来说熟悉又陌生。

  前世,沈幽幽凭借自己的狠辣手段,坐上了那张梦寐以求的皇后之位。

  没曾想一觉醒来,竟然又回到了十五岁。

  年轻有什么好的,虽然皮肤吹弹可破,手指嫩白如雪,乌发浓密飘逸,她却只是个谁人也看不上的庶女。

  毕竟前世,她已经得到了想要的。

  百无遗憾。

  沈幽幽闭了闭眼,感慨天道缘何如此不公,偏将她又一次推到这个年岁。

  吱呀一声脆响,屋门被轻轻推开,一束光照了进来,丫鬟青黛端着热水走了进来。

  “二小姐,婢子伺候您梳洗。”

  青黛心里暗自嘀咕,二小姐今日一早醒过来整个人就怪怪的。

  青黛尚未摸清楚沈幽幽的心思,然而这声“二小姐”,却瞬间唤醒了沈幽幽心中的痛处。

  对了,险些忘记,前世还有一个让她恨的牙痒痒的仇人——

  晋国公府嫡女,她的长姐,沈棠。

  若说深仇大恨,那自然是没有。

  沈幽幽前十五年的人生与沈棠几乎毫无瓜葛,纵然是同府姐妹,见面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。

  可前世若无沈棠,沈幽幽登上后位的路总要更顺利些,也不至于守在身边的人,心中记挂着一个早就不在人世的人。

  而今,既然重生,那她便要早早地除掉沈棠,再按照前世的轨迹,按部就班的去奔赴她的皇后之位便可。

  嫡女固然尊贵,可一个养在乡下无人在意的嫡女,是生是死又有谁会在意呢?

  “青黛,去将魏嬷嬷找来。”

  沈幽幽的眼底渐渐浮现起一抹狠辣之色。

  **

  翌日。

  “小姐——”

  耳边传来阵阵啜泣声,沈棠强忍着四肢冰凉酸痛,铆足了劲睁开眼。

  昏黄的烛光下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稚嫩面容。

  沈棠用手肘撑着坐起身来。

  小姑娘不过十二三岁的半大孩子模样,此刻哭的是肝肠寸断,先前干涸的眼泪在脸颊上印出两团白印,不难看出,小姑娘应该已经哭了有些时辰了。

  察觉到沈棠醒来,小姑娘的哭声登时止住,一时间屋内静得出奇。

  不过片刻,小姑娘便反应过来,一把扑到沈棠怀里,声音沙哑的哭喊道:“小姐,您总算是醒了!”

  沈棠还未曾做出反应,屋门猛然被撞开。

  一个面相凶狠狡黠、体态肥胖臃肿,身形犹如矮冬瓜的妇人走了进来。

  仿佛是急于求证什么,矮冬瓜直直走到内室。

  看到床榻上坐着的沈棠时,妇人一双本就不大的眼睛瞬间瞪成黄豆大小的圆粒,脚步不受控制的向后退去。

  砰……

  身后的屏风被撞到,发出一声巨响。

  守在院子里的丫鬟下人闻声接连冲进来,当看到沈棠时,皆是表现得目瞪口呆。

  沈棠缓缓侧过头探去——

  ?

  她有那么吓人的吗?

  倒是身旁的小姑娘随即站起身来,用瘦小的身躯遮挡在沈棠前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