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沈棠离开后的第二年,沈奕轩参加秋闱,中了举人。

次年参加春闱,又中了进士。

殿试后顺利进了翰林院。

沈奕轩也才十六岁,可以说是年少有为了。

晋国公的继室梅氏去年生下一个女儿,梅氏平素待沈奕轩好,沈奕轩自然也很喜欢这个妹妹,时常买些小玩意回去哄她。

日子就这样平稳的过着,虽然很少有人在提起沈棠,但沈奕轩知道,所有人都没有忘了她。

沈奕轩每每去云深食肆用饭,都会想到他大姐。

大姐开了这么多间铺子,就这样撒手离开,她舍得吗?

云深食肆的厨娘徐荟始终按照沈棠教的做法做饭,旁人吃不出来差别,唯有沈奕轩能够吃出来不同。

大姐的厨艺,即便是学得再像,也还是无人能及。

一日正午,沈奕轩坐在云深食肆用着饭,忽然桌上倒映出一道影子。

他匆忙抬头看去,只见衣着华丽的女子正低头看着他。

“公主。”沈奕轩蔫蔫道,随后低下头继续用饭。

云鸽早就习惯了沈奕轩见她不行礼,但看沈奕轩的模样奇怪,她就在他对面坐下,支着脑袋问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沈奕轩没有隐瞒:“我想我大姐了。”

云鸽叹了口气:“七哥七嫂已经快离开两年了。”

别说是沈奕轩,就连她也会时常想到两人。

分明好好的两个人,就那样突然没了,云鸽一直到现在都觉得难以接受。

两人沉默着,半夏笑眯眯地走过来。

“小姐若是知道你们这般难过,定会不高兴的。”

沈奕轩和云鸽觉得半夏说得对,赶忙收回哀伤的情绪。

沈奕轩继续低头扒拉着饭,云鸽则是看向半夏:“打算什么时候成亲?”

半夏脸颊一红,微微低下头,一副小女儿的娇羞状。

云鸽气得一拍桌子跳起身,吓得正在扒饭的沈奕轩险些把筷子扔了。

云鸽怒道:“那个吕颐,都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跟你成亲,这是欺负你身后没人吗?委实是不将本公主当回事!”

半夏连忙劝道:“公主莫急,日子已经定下了,是找骆道长算过的,就在六月初十。”

云鸽消了些火气,还算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云鸽想了想,又看向半夏,交代道:“你可莫要觉得没底气,七嫂将这些铺子都留给你,可不是让你受委屈的。若是吕颐敢欺负你,本公主第一个不愿意!”

半夏笑着应声是。

两年过去,半夏已经不再是那个小姑娘,眉眼长开了些,显然十分好看。

她一直用心经营着京城中的各家铺子,平日里还住在安王府。

云觅和沈棠离开后,云寻将府邸留下,就仿佛二人还在一样。

吕颜去年嫁给了军中的一位将领,吕颐则是在云觅离开后就参了军,迟迟未曾成亲。